月度存档: 九月 2011

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

《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不要急于扶起,要分情况进行处理
新华社电(记者吕诺)跌倒是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伤害死亡的首位原因。发现老年人跌倒时应该怎么办?卫生部6日公布的《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提出:不要急于扶起,要分情况进行处理。
意识不清
应立即拨打急救电话
指南提出,如老人意识不清,在场者应立即拨打急救电话。有外伤、出血,应立即止血、包扎;有呕吐,应将其头部偏向一侧,并清理口、鼻腔呕吐物,保证呼吸通畅;有抽搐,应移至平整软地面或身体下垫软物,防止碰、擦伤,必要时牙间垫较硬物,防止舌咬伤,不要硬掰抽搐肢体,防止肌肉、骨骼损伤;如呼吸、心跳停止,应立即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口对口人工呼吸等急救措施;如需搬动,应保证平稳,尽量平卧。
意识清楚
应先询问跌倒情况
指南提出,如老人意识清楚,应询问老年人跌倒情况及对跌倒过程是否有记忆。如不能记起,可能为晕厥或脑血管意外,应立即护送老年人到医院诊治或拨打急救电话;要询问是否有剧烈头痛或口角歪斜、言语不利、手脚无力等提示脑卒中的情况,如有,立即扶起老年人可能加重脑出血或脑缺血,使病情加重,应立即拨打急救电话;有外伤、出血,应立即止血、包扎并护送老年人到医院进一步处理;查看有无提示骨折情形,如无相关专业知识,不要随便搬动,以免加重病情,应立即拨打急救电话;查询有无腰、背部疼痛及大小便失禁等提示腰椎损害情形,如无相关专业知识,不要随便搬动,以免加重病情,应立即拨打急救电话;如老年人试图自行站起,可协助老人缓慢起立,坐、卧休息并观察,确认无碍后方可离开;如需搬动,应保证平稳,尽量平卧休息;发生跌倒均应在家庭成员或家庭保健员陪同下到医院诊治,查找跌倒危险因素,评估跌倒风险,制定防止措施及方案。
《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是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组织编写的伤害干预系列技术指南之一。同时发布的指南还有《儿童道路交通伤害干预技术指南》《儿童溺水干预技术指南》《儿童跌倒干预技术指南》等。

据新华社报道,2009年度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3亿人,受户籍、住房、教育等约束,许多农民工不得不把家人留在农村。由此,农村便形成了一个以妇女、儿童和老人为主体的留守群体。调查显示,目前全国有8700万农村留守人口,其中包括2000万留守儿童、2000万留守老人和4700万留守妇女。

康菲 石油

或许,在康菲公司的背后,有中海油的支持,但是,难道仅仅因为有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支撑,一家外企就能为非作歹么?而我们国家的海洋局却仅仅只能罚款20万元,算是惩戒,上百亿美元的康菲公司,罚款20万元对它而言,仅是九牛一毛,在可笑的背后,我们不得不思索,外企进入中国掠夺我们资源的背后,已经于某些国内的权利部门仅仅捆绑在一起,然后悠哉地忽悠国人,忽悠国家。

反观我们的国内企业,已经习惯了政企联合的模式,而这一点恰恰被国外企业利用,于是乎,不仅损害国内企业利益,同时也是破坏了国内民众的利益,有一天,康菲公司来个一拍两散,在国内撂下烂摊子之后,所有的罪责都有人民大众来承担,何其可悲?

前日,央视记者随同海监船前往事故海域,通过公共船用无线对讲频道对康菲中国石油公司员工采访。记者提问“目前为何海面还有油膜和大量拖油船”时,康菲员工表示,“由于天气原因造成油污回收延时,并且我们还在持续做探膜,如果发现油污没有回收完,我们还会持续做回收。”随后记者提问,“既然你们声称延时,为什么你们在8月31日向公众宣布完成了国家海洋局的‘两个彻底’的要求,这是不是自相矛盾呢?”此时对讲机那头传来:“我们就是骗你的,骗你的。”

对此,中国海监北海总队副总队长林芳忠认为,这说明康菲公司对溢油认识不清,态度不端正,处置不力。林还表示,只要海上溢油不根除,应急监视监测就不会停止。

此后,康菲石油解释称,在附近海域的各种船只上的上千人中的任何人,都可以随时使用这个海上公共船用无线对讲频道发表言论或打断各种对话。

康菲还认为,中央电视台的录音显示,发表该言论的声音与该公司接受采访的员工的声音并不相同。康菲中国员工在该采访中,根据蓬莱19-3油田的相关活动进行了如实陈述,康菲要求中央电视台更正采访中的错误报道。

据了解,北京律师贾方义已经向国家海洋局、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和中海油发出公开信,呼吁国家海洋局要求康菲与中海油就损害海洋生态环境设立100亿元的赔偿金。但目前这三方并未给予回应。

康菲公司被指“三宗罪”

一宗罪:低级错误背后的有章不循

在蓬莱19-3油田B平台B23号井,应采取分层注水的作业方式,也就是根据地层压力的不同,来区分每一层的注水压力和注水量,防止地层压力不一形成超压乃至地层破裂。然而,康菲并没有遵守这一操作规程。中国地质调查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副主任温珍河说,他们是采取笼统的注水方式,同时向各个地层注水。

康菲公司的作业记录显示,6月2日,B23号井的注水量从3700多桶增加到6000多桶,井内压力却出现了下降。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出现,作业者理应有所警觉,但高注水量的注水作业却继续维持了七八天。

“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作为国际大型石油企业,这是个非常低级的人为错误。”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副司长陈先达评价道。

二宗罪:违规作业背后的自恃自大

根据油田开发方案,C平台采用的是世界先进的岩屑回注技术开采石油。

但C25号井施工遭遇到了一点“小小的尴尬”,也许是事先的地质调查不够细致,钻头还未到达目标深度,就再也钻不动了。

溢油事故发生前夕,因为嫌采油速度太慢,康菲公司决定在C平台再打一口编号为C20的注水井,进一步增加油层压力,提高采油效率。

正是这一口被期待用来增加石油产量、却先天不足的C20号井,打穿了C25号井制造出的油层高压区。石油在巨大压力下冲入原本用来注水的C20井,又从井口喷出,造成了海洋石油开采中最大的灾难———井涌。

“这完全就是违规作业造成的,根本不能算是意外事故。”温珍河评价说。

三宗罪:心存侥幸背后的责任心缺失

陈先达说,“作为海洋石油开采的作业者,这些做法的危害性不言而喻,他们完全是出于侥幸心理而为之。”“这是一场完全可以预防的常规事故。”

整个油田中,明确为“有风险”,以及“无法确定风险”的钻井数量,达到29口之多。“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要全部停注。”陈先达说,“这次事故已经给出了警告,所有的油井都必须全部停下来好好查一下。”

开发方案、环评报告……诸多施工中必须要用到的参数,康菲公司统统抛到了一边。专家告诉记者,大多数监管者觉得这样容易被“抓现行”的错误不会有人去犯,也就普遍未将其作为监管重点。

“估计康菲公司就是觉得你永远不会来做监管这些细节,才敢这么做。”一名专家说。